专业从事合肥代账会计、合肥代理记账、肥西会计代账、肥西会计代账的合肥财务公司

上市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协议到期前未及时支取

来源:上市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日期:2020/08/02 08:34 浏览:作者:上市公司与集团财
上市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协议到期前未及时支取存款,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一、案例简介
2019年7月2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海南监管局(以下简称“海南监管局”)出具《关于对HHCX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2019〕19号),经2014年12月22日HHCX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2014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公司与HH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团财务公司”)于2015年2月9日签署了《金融服务协议》,期限3年,于2018年2月9日到期。
2018年1月26日,公司召开2018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但《关于与HH集团财务公司续签<金融服务协议>的议案》未能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在《金融服务协议》于2018年2月9日到期前,公司未及时将存放于集团财务公司的存款取回,也未能对集团财务公司存款事项履行后续信息披露义务。
海南监管局认为,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第40号)第二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海南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要求严格遵守《证券法》等法律法规,采取有效措施对违规行为予以整改,并于收到决定书之日起30日内向监管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二、案例分析
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1、10.2.4、10.2.5、10.2.12条的规定,上市公司在关联方财务公司存贷款属于日常关联交易的范围。上市公司按照存贷款总金额进行合理预计,根据预计结果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
集团财务公司是公司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下的控股公司,属于公司的关联方。公司将其资金存入集团财务公司属于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日常关联交易。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首次签署《金融服务协议》之时,是董事会审议披露后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而在续签《金融服务协议》时,由于该协议未能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导致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未获权力机构批准。公司应在《金融服务协议》到期前支取存放在集团财务公司的资金,并且停止继续在集团财务公司存款。
然而,根据公司披露的《2018年度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的专项说明》,“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仍有2.05亿元资金存放于集团财务公司。”在协议到期后至2018年年末,公司未就前述关联交易事项进行审议,也未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9年1月25日,公司才披露了《关于公司在HH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存款情况的公告》,说明了公司仍在集团财务公司有存款,但会尽快完成公司在财务公司相关存款的支取。公司的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和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对关联交易的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三、与集团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审议和披露
上交所主板及深交所中小板、创业板均未对上市公司与集团财务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有详细的规定,但深交所主板在《主板信息披露业务备忘录第2号——交易和关联交易》(以下简称“《备忘录第2号》”)“第三章第四节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审议和披露”中有详细的规定。
(一)集团财务公司主体资质要求
按照《备忘录第2号》的规定,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或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方发生存贷款等金融业务的,相关财务公司应当具备相关的业务资质且其财务指标应当符合央行、银保监会等监管机构的规定。
上市公司应当对财务公司的经营资质、业务和风险状况进行评估,出具风险评估报告,并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审议并披露。
风险评估报告应至少包括财务公司本身及业务的合法合规情况、是否存在违反《企业集团财务公司管理办法》等规定情形、经具有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最近一年主要财务数据、持续风险评估措施等内容。
(二)与集团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审议程序
1. 偶发性关联交易
上市公司与存在关联关系的财务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人发生关联存、贷等金融业务的,以存款或贷款本金及相关利息金额为标准适用《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审议程序。
2. 经常性关联交易
上市公司与存在关联关系的财务公司或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人之间频繁发生关联存、贷款、授信或其他金融业务的,上市公司可以对未来十二个月内拟与关联人之间发生的金融业务按照以下原则进行合理预计,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授权:
(1)预计未来十二个月每日最高存款限额、存款利率范围
 
(2)预计未来十二个月贷款额度、贷款利率范围;
 
(3)预计未来十二个月内授信等。
 
上市公司与非同一控制下的不同关联人之间发生的前述金融业务规模应当分别预计。
 
(三)与集团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义务
 
按照《备忘录第2号》的规定,除前述涉及财务公司风险评估报告外,上市公司还应履行如下信息披露事项:
 
1. 首次信息披露事项
 
(1)金融服务协议
 
上市公司与关联人发生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应当签订金融服务协议,并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
 
(2)风险处置预案
 
对于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应当制定以保障资金安全性为目标的风险处置预案,分析可能出现的影响上市公司资金安全的风险,针对相关风险提出解决措施及资金保全方案并明确相应责任人,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审议后披露。
 
关联交易存续期间,如出现风险处置预案披露的风险情形的,上市公司应当及时予以披露。
(3)独立董事意见
 
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应对财务公司的资质、相关关联存贷的必要性、公允性、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等发表意见,并对金融服务协议的合理性、风险评估报告的公正性、风险处置预案的充分性和可行性等方面分别发表意见。
2. 后续信息披露事项
 
上市公司应当在定期报告中持续披露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并每半年提交一次风险持续评估报告,并在半年度报告、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
为上市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应当每年度提交一次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该说明应当按照存贷款等金融业务的类别统计每年度的发生额、余额,比照《备忘录第2号》要求说明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并在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
独立董事应当结合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说明,就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是否公平、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发表明确意见并披露。
(四)实务案例
以FSZM(000541)为例,FSZM于2019年6月22日披露了第八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决议公告,“审议通过了《关于与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签署〈金融服务协议〉的议案》、《关于对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风险评估报告的议案》、《关于在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存款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议案》等议案。”同日,FSZM披露了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晟财务公司”)风险评估报告、在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存款风险应急处置预案、金融服务协议以及独立董事对前述所发表的独立意见。
FSZM分别于2019年半年度报告和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了其与广晟财务公司发生的存款情况。FSZM审计机构中证天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涉及广东省广晟财务有限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并且独立董事对前述事项亦发表了独立意见。
四、相关规则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  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第四十八条  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股5%以上的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应当及时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报送上市公司关联人名单及关联关系的说明。上市公司应当履行关联交易的审议程序,并严格执行关联交易回避表决制度。交易各方不得通过隐瞒关联关系或者采取其他手段,规避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0. 1.1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是指上市公司或者其控股子公司与上市公司关联人之间发生的转移资源或者义务的事项,包括以下交易:……(六)在关联人财务公司存贷款;……。
10.2.4上市公司与关联法人发生的交易金额在300万元以上,且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0.5%以上的关联交易(上市公司提供担保除外),应当及时披露。
 
10.2.5上市公司与关联人发生的交易(上市公司提供担保、受赠现金资产、单纯减免上市公司义务的债务除外)金额在3000万元以上,且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的关联交易,除应当及时披露外,还应当比照第9.7条的规定,提供具有执行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证券服务机构,对交易标的出具的审计或者评估报告,并将该交易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10.2.12上市公司与关联人进行第10.1.1条第(二)项至第(七)项所列日常关联交易时,按照下述规定进行披露和履行相应审议程序:(一)已经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审议通过且正在执行的日常关联交易协议,如果执行过程中主要条款未发生重大变化的,公司应当在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中按要求披露各协议的实际履行情况,并说明是否符合协议的规定;如果协议在执行过程中主要条款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协议期满需要续签的,公司应当将新修订或者续签的日常关联交易协议,根据协议涉及的总交易金额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协议没有具体总交易金额的,应当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二)首次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公司应当与关联人订立书面协议并及时披露,根据协议涉及的总交易金额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协议没有具体总交易金额的,应当提交股东大会审议;该协议经审议通过并披露后,根据其进行的日常关联交易按照前款规定办理;
(三)每年新发生的各类日常关联交易数量较多,需要经常订立新的日常关联交易协议等,难以按照前项规定将每份协议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的,公司可以在披露上一年度报告之前,按类别对本公司当年度将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总金额进行合理预计,根据预计结果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对于预计范围内的日常关联交易,公司应当在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中予以分类汇总披露。公司实际执行中超出预计总金额的,应当根据超出量重新提请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
《主板信息披露业务备忘录第2号——交易和关联交易》第五十二条 上市公司与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或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人发生存、贷款等金融业务的,相关财务公司应当具备相应业务资质,且相关财务公司的基本财务指标应当符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等监管机构的规定。
如上市公司通过不具备金融机构法人资质的财务公司与关联方发生关联交易,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上市公司应当及时报告本所并按规定及时予以解决。
第五十三条 上市公司与关联人发生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应当签订金融服务协议,并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或者股东大会审议并披露。
第五十四条 针对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事宜,上市公司应当对财务公司的经营资质、业务和风险状况进行评估,出具风险评估报告,并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审议并披露。风险评估报告应至少包括财务公司本身及业务的合法合规情况、是否存在违反《企业集团财务公司管理办法》等规定情形、经具有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最近一年主要财务数据、持续风险评估措施等内容。
第五十五条 针对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事宜,上市公司应当制定以保障资金安全性为目标的风险处置预案,分析可能出现的影响上市公司资金安全的风险,针对相关风险提出解决措施及资金保全方案并明确相应责任人,作为单独议案提交董事会审议后披露。关联交易存续期间,如出现风险处置预案披露的风险情形的,上市公司应当及时予以披露。
第五十六条 上市公司与存在关联关系的财务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人发生关联存、贷等金融业务的,以存款或贷款本金及相关利息金额为标准适用《股票上市规则》第十章和本所相关规定。
第五十七条 上市公司与存在关联关系的财务公司或上市公司控股的财务公司与关联人之间频繁发生关联存、贷款、授信或其他金融业务的,上市公司可以对未来十二个月内拟与关联人之间发生的金融业务按照以下原则进行合理预计,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授权,并在定期报告中持续披露实际发生情况。
(一)预计未来十二个月每日最高存款限额、存款利率范围;
 
(二)预计未来十二个月贷款额度、贷款利率范围;
 
(三)预计未来十二个月内授信等。
上市公司与非同一控制下的不同关联人之间发生的前述金融业务规模应当分别预计。
第五十八条 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应对财务公司的资质、相关关联存贷的必要性、公允性、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等发表意见,并对金融服务协议的合理性、风险评估报告的公正性、风险处置预案的充分性和可行性等方面分别发表意见。
第五十九条 上市公司应当在定期报告中持续披露涉及财务公司的关联交易,并每半年提交一次风险持续评估报告,并在半年度报告、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为上市公司提供审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应当每年度提交一次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的存款、贷款等金融业务的专项说明,该说明应当按照存贷款等金融业务的类别统计每年度的发生额、余额,比照本备忘录要求说明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并在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独立董事应当结合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说明,就涉及财务公司关联交易是否公平、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发表明确意见并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