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从事合肥代账会计、合肥代理记账、肥西会计代账、肥西会计代账的合肥财务公司

财务公司及其背后集团的风险识别

来源:财务公司风险识别日期:2020/08/01 11:43 浏览:作者:财务公司风险识别
财务公司及其背后集团的风险识别
 
整体而言,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因普遍依靠强大的集团背景,自身信用风险水平较低。作为非银金融机构,于公众来说,无疑意味着比一般企业更高的信用资质。因此,鱼龙混杂背景下,对于部分经营基本面不佳、资金日渐捉襟见肘的集团而言,财务公司则存在沦为集团公司融资平台的可能。
 
小叨认为,财务公司作为集团内部结算融资的服务单位,其风险更高程度上取决于集团自身所面临的风险。但当集团风险较难判断,或者对于一家普通集团旗下财务公司的风险判断处于模棱两可状态时,则可借助对财务公司自身的经营指标进一步挖掘做出判断,本文分析主要适用此种情况。 
 
一、国内企业集团财务公司群像
 
财务公司作为为集团提供资金归集、结算服务,整合提高资金运用效率为首要目的的群体,其本身经营所面临的信用风险较低
 
1、截止2018年末,全国企业集团财务公司共计253家,其中央企、地方国企背景占比81%,股东背景整体信用资质较高。
 
2、截止2018年末,全国无不良资产财务公司214家,占比85.60%,受个别财务公司风险事件影响,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为0.96%,但财务公司整体不良贷款率较商业银行业仍处于较低水平。
 
3、资产负债结构:财务公司负债以吸收成员单位存款为主,资产以贷款、存放同业为主,其中贷款占比在50%上下,存放同业占39%上下,对于盈利能力及融资能力较强的财务公司而言,存贷比普遍处于较低水平。负债方面,接近95%负债来自集团内存款,同业拆借不足3%,卖出回购以债券质押为主。 
 
作为存款大户,财务公司无疑是众多股份制商业银行负债营销的重点客群之一
 
2018年末,财务公司全行业负债规模为5.4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060.14亿元,增速10.28%,同比下降10.13个百分点,尽管财务公司行业负债增速有所放缓,但仍高于银行业平均增速4.39个百分点。
 
为营销客户,难免需要配套银行授信作为支持,但从资产端而言,财务公司与商业银行合作的品种主要在于同业拆借、票据交易品种:
 
同业拆借因受监管限制,期限普遍较短,且额度受限,理论上出现实质风险可能较低。
 
票据交易,因流通环节长、交易对手多,则较大程度上可成为隐藏的集团成员利益输送通道。 
 
二、财务公司的具体风险识别
 
接下来,我们就聊一下财务公司如何通过票据业务实现集团成员结算及融资目的,以及财务公司的风险识别问题。 
 
前文提到财务公司重点的资产科目为:发放贷款及垫款(含贴现资产)、存放同业。重要的负债科目为:吸收存款。    
 
现在还原一下财务公司为集团成员开票承兑、贴现的会计记账过程:
 
会计行为
 
会计记账
 
影响指标
 
集团成员开票、财务公司承兑
 
表外记账,表内不操作
 
担保比例
 
集团成员间票据结算,财务公司承兑、贴现
 
(1)表外记账;
 
(2)贴现时:
 
①如贴现资金存放财务公司,资产、负债同增:
 
借:贴现资产(发放贷款及垫款)
 
贷:吸收存款
 
②如贴现资金存放集团成员,资产科目间调整,资产总额不变:
 
借:贴现资产(发放贷款及垫款)
 
贷:存放同业
 
①发放贷款在资产科目中占比;
 
②存贷比指标
 
集团成员开票,财务公司承兑、外部金融机构贴现
 
(1)表外记账;
 
(2)贴现时:
 
①贴现资金存财务公司,则:
 
借:现金及银行存款
 
贷:吸收存款
 
②贴现资金存成员单位,则:表内不操作
 
①担保比例;
 
②吸收存款规模;
 
财务公司自承自贴,再向商业银行办理转贴现
 
(1)自承自贴:
 
①表外记账;
 
②表内:
 
借:贴现资产(发放贷款及垫款)
 
贷:吸收存款(或存放同业)
 
(2)转贴现时:
 
①转贴现买断式:
 
借:现金及银行存款
 
贷:贴现资产(发放贷款及垫款)
 
②转贴现非买断式:
 
借:现金及银行存款
 
贷:卖出回购金融资产
 
①担保比例;
 
②资产、负债规模;
 
③资产构成;存贷比;
 
④负债构成。
 
集团成员收取外部单位支付银票在财务公司办理贴现
 
借:贴现资产(发放贷款及垫款)
 
贷:吸收存款(或存放同业)
 
①吸收存款规模;
 
②发放贷款与存款同业在资产中的占比构成;存贷比。 
 
进一步分析:
 
1、如集团成员通过财务公司进行正常的贸易背景结算,可能导致的结果为:
 
集团成员将票据在财务公司进行贴现:财务公司贴现资产增加的同时,吸收存款增加,即资产与负债规模同时增加;或者财务公司资产规模不变,但资产中贴现资产占比提高、存放同业占比下降,相应地,存贷比可能存在一定上升。
 
集团成员贴现的票据是否为财务公司承兑,则主要体现在一个影响指标,即:担保比例,如为外部金融机构承兑票据,担保比例无影响;如为财务公司承兑票据,担保比例同时应有所体现。
 
具体可参见下表:
 
科目
 
变化可能1
 
变化可能2
 
发放贷款及垫款
 
 
 
存放同业
 
 
 
资产规模
 
 
 
吸收存款
 
 
 
负债规模
 
 
 
存贷比
 
 
↑↑
 
发放贷款及垫款资产占比
 
 
↑↑
 
担保比例
 
→或↑
 
→或↑    
 
2、如集团成员通过财务公司进行票据融资行为,则更多可能体现上述第2种结果,且担保比例上升:
 
此时,更多为财务公司自承自贴票据行为,且贴现后资金大概率回流集团成员自身银行账户,不会在财务公司形成存款。
 
那么体现在具体财务指标上:财务公司贴现资产(即发放贷款及垫款)增加,吸收存款规模不变、存放同业减少。参见上表“变化可能2”。 
 
综上,小叨认为对于财务公司的风险分析更多应立足于“存贷比”、“担保比例”等监测指标,并同时对“资产构成”、“负债构成”进行分析,观察资产可能面临的实质风险程度,以及集团自身的资金充足、流动性情况。可以通过“拆入资金比例”、“流动性比例”、“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占比等指标纵向变化及时点性表现,侧面判断集团层面的资金流动性及对外部资金的依赖情况。
 
不良资产率、不良贷款率等固然可以反映资产质量,但是考虑财务公司的内部性,在集团真正暴露重大风险前,基本会将这些指标做得比较漂亮,绝对符合监管要求。相对而言,部分集团公司存在0.5%-1%的资产不良率甚至比某些集团财务公司的0%资产不良率更安全。“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因为其内部性,则更难通过该指标去判断对财务公司的风险影响,这更多取决于集团风险。 
 
三、风险案例指标表现
 
    上述指标有什么风险意义,对比一下行业整体的资产结构数据便可发现:
 
除此之外,财务公司通过票据融资输血集团公司,是否会影响集团报表,下述案例在一定程度上亦可说明:
 
某集团公司财务公司2018年6月开始出现票据无法兑付传闻,此后3个月出现实质违约,其集团公司借款及票据融资表现如下:
 
该财务公司于2016年4月成立,可以看到集团公司2016年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还算是比较同步增长,但是进入2017年集团公司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开始出现相反方向的变化,应付票据大幅增长而应付账款大幅下降。虽然可以说,该公司通过支付票据替代了支付账款,但是从规模上看,2017年应付票据增加73.67亿,而应付账款值下降了16.25亿,相差了57.42亿。
 
从评级机构2018年7月的跟踪评级报告可知,截至2018年3月底,该集团获得的主要合作银行授信总额为148亿,而2017年3月底是203.55亿,2016年6月底是202.81亿。总体授信额度下降了超过50亿,那么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集团公司通过财务公司开出的票据作为了补充其融资的途径,再来看其短期借款在2017年下降了41.78亿,长期借款在2017年下降了41.33亿,合计下降了83.11亿。基本可以证实集团公司确实存在通过财务公司开出票据进行融资来补充金融机构融资量的下降。 
 
    如上分析,分享各位好友!写的匆忙,如有错误,请各位及时指正。